今天也在为大大们打call

【all非】这和我想的不一样!

路明非睁开了那双比太阳还耀眼的金瞳,照亮了这片荒芜废墟的土地,无尽的孤独如同潮水一般涌了上来,泪水模糊了双眼,威压却依旧在碾着这片土地。一切都结束了,这个世界上在也没有四大龙王的存在,也没有一个名为路明非的衰小孩的存在…自己曾经熟知的一切都变的陌生了起来,就连原来属于人类的存在也被抹去。熟知他的人早已死亡,毕竟“屠龙"的过程有太多意外不是吗?那个孤独的衰小孩在杀死最后一个龙王:天空与风之龙王 时就已经死亡了,而在那个衰小孩死亡后…龙族至高无上的王苏醒了,黑皇从沉眠中醒了过来。
可是现在的自己好后悔,又只剩下孤寂的自已了:“黑火,你说我是不是早该听从你的意见呢?"黑发黑瞳的女孩从虚空中走出,漂亮的她如同一个人偶,没有一丝生机,那双比黑夜还深邃的眼里满是虔诚。她轻启朱唇就连语气中也充斥着对他的信仰:“就算是创世的神祗也有犯错的时候,吾最伟大的主人啊!您不必自责,您剑锋所指之处,皆为吾之所敌。”而路明非早已听贯了黑火对他无尽的包容,他喃喃道:“黑火,我好像后悔了呢,你说现在来的及吗?”黑火抬起眸问道:“后悔了。”她的语气很平静,连一丝起伏也没有。路明非苦笑道:“是啊,就连白王背叛我都没有后悔过,如今却后悔了。”说完这句话后,他们之间的气氛变成了诡异的寂静,最终是黑火先开的口,她的语气一如既往的没有丝毫起伏如同机器:“来的及。”
路明非笑道:“谢谢你,黑火。"黑火抬起眸道:“不需要您的道谢,吾愿为您付出一切,吾只是您的言灵。”说完她向路明非行上了最高的礼节,之后才站直了身体。古老而神秘的音节从四面八方响起,凝结成一个个繁杂而古朴的符文,符文缓缓流转形成了一个巨大法阵。强烈的白光闪过他渐渐失去了意识,只听见模糊中黑火在他耳边说道:“主人好好想想该怎么做,只有这唯一一次重来的机会了,吾可能要沉睡一段时间了。”
黑火的话一如既往的不带一丝丝感情,可路明非却在其中听道了黑火对他的关心。
他缓缓从沉睡中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美丽的少妇,那个女人正用慈爱的眼神看着他。看见他醒了,她笑道:“宝宝,你醒了!看到妈妈开不开心呀!宝宝真可爱呢!”路明非这才想起眼前的少妇正是他的母亲,乔薇尼。路明非想要说些什么,却只能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他愣住了这才发现现在的自己才只是个婴儿。乔薇尼被小路明非萌到了,抱起他对准路明非粉嫩的小脸,送给路明非一个来自妈妈的香吻。路明非哭笑不得,现在他已经不知道是该感谢黑火让他感受到父母的爱,还是该责怪黑火为什么让自己变成了一个婴儿。不过黑火好像因为力量用尽而暂且沉睡了,算了是自己没说回溯到那个时间点的。
然而,此刻理应陷入沉睡的黑火却站在,白王路明泽的身前。白王看着她眼底露出一丝不解,他开口道:“黑火,你为什么要回溯时间,明明我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说着,那双黄金瞳中闪过一丝暴怒的气息。黑火好似没感觉到路明泽话语理里的情绪,她依旧用那机械般的语气回答道:“你只在乎自己的感受,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主人好,可你有没有想过主人的内心是否希望你这么做。不要忘了当年你的背叛,现在乖乖听孤的,否则……”那双一贯没有情绪的双眸里充斥着杀意,黑火可以对任何事容忍,但这件事一但关系到黑皇时,冰冷的机械就会变成恐怖的屠杀者。一如当初,她曾发下的誓言'吾愿用尽一切来效忠您,如果您想成为王者,吾愿用敌人的尸骸当成您王座的地基,用自己的尸骸铸成您王座的顶端。'虽然她明白白王的叛变是迫不得已,但主人是她最重用的一切,她不允许出现一丝差错,若不是当初主人将她封印,又岂会让白王差点在次让主人伤心。白王听道她的语言怒道:“你只不过是他的言灵,你有什么资格管制他的一切!”黑火的眼睛又恢复了没有感情的机械,她的语言不带一丝起伏回道:“孤是没有资格,但你更没有资格说孤,你是主人创造物,孤本不应该提防你。可是你曾背叛过他,孤不得不防备你,无论你有多大的苦衷,背叛就是背叛。”白王的脸色苍白,他无言反驳黑火的话语,她说的都是事实…血淋淋的事实。
而路明非,他们俩此刻话题中的中心人物,正在乔薇尼的怀里熟睡,并不知道路名泽与黑火的对话,更不知道黑火没有沉睡。现在的他只需要好好享受他从未享受的父母的爱,享受自己拥有父母的童年。
眨眼时间已过去了三年,路明非的身体年龄也也了三岁。黑火在几天前醒了过来,然后通过他父母的测试成为了他的保姆。这三年里,他得到了以前从未得到,幻想得到的东西——父母的爱与童年。由于路麟城他们是S级,所以他们的工作比一般人还忙,满世界到处跑。不过无论他们有多忙,任务多危险他们也会留下一个照顾路明非的。不过近几天他们可能接到了一个高危级的任务,俩个人一起出去了,将他交给黑火照顾。黑火很尽职没错,可惜路明非的身体里拥有成年人的灵魂,而且黑火对路明非的命令十分顺从。因此路明非终是在家里呆不住了,于是趁这次路麟城他们出去了,自己也忍不住跑外面去了。
呼吸着来自大草原的新鲜空气,路明非的心里十分欢快,好久没有出来透透气了。路明非在草原上走着,不知不觉之间来到了一片开满了蒲公英的地方。微风吹来那些白色的小精灵便在空中自由地舞蹈,刹那间整个世界都变的如梦似幻。他在这美景中发现了一个正真的天使,金色的发随风飞舞,而那双与天空一样蔚蓝的眼里竟蓄满了晶莹剔透的泪珠。路明非来到他的面前,递给他一张手帕:“别哭了,好吗?”金发的天使看着他,那怕是在哭泣那张精致的脸也是如此绝美,路明非被他看红了脸颊。天使伸出手,从他的手上拿走了手帕,他微微笑道:“谢谢。”路明非的脸更红了,笑起来更好看,他连忙摆了摆手喏喏道:“不…不用谢,那…那个…你笑起了其实很好看。”天使的笑容有渐渐扩大的痕迹,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呢?”路明非腼腆的笑道:“我叫路明非,你呢?”金发的天使正准备回答他,黑火来了。黑色的长发随风舞动,机械的声音轻轻传了过来:“主人,该回去了。”路明非惋惜的看了金色头发的天使一眼,但还是乖乖的走了,当然临走前还告了声别:“再见,希望已后能够在见到你。”殊不知他走后,金发的天使找了他很久,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凯撒·加图索第一次见到路明非的时候很狼狈,那时他正在蒲公英田里哭的一塌糊涂,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了路明非。也许正是那时,一个栗色头发的小男孩递上手帕,他抬起眸子望向他那双浅棕色的瞳里看见自己狼狈不堪的倒影时,而那双眼睛的主人表现出的情绪只有着急、关心的时候,他就中了一种名为路明非的爱情毒药。
自从三岁那年黑火到来,使路麟城他们有了更多的空闲时间后,他们愈发忙碌了,执行任务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几乎是带着黑火和他满世界跑,这次任务的地点竟然是宅男天堂的日本。不过路明非一点也不高兴,在这里他总是会想起不好的回忆。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个对他微笑的火红色长发的女孩,在下一秒变成了一具没有水分的干尸。明明她是那么爱美,死去时却变成了那副模样。每次想到绘梨依那双澄澈的双眸望着他,将他当成了黑暗人生中的唯一一束光,她是那么相信他,那么依赖他,可自己做了什么?他逃避了现实,直到绘梨依死去他才明白,当初那火红色的长发在一开始,就如同冬日的暖阳照进了他的心间。其实一开始不只是绘梨依离不开路明非,路明非亦然,只是绘梨依如同飞蛾扑火一般的感情掩盖住了路明非真正内心的想法。想想绘梨依那双全心全意愿为他付出一切的眼睛,路明非的内心一阵抽疼,孤独又开始涌了上来。“那…那个…”一道清澈的童音打断了他的回忆,孤独如潮水一般涌来又如同潮水一般退去。他抬起头,眼前这个小“女孩”怯怯的望着他小心翼翼的问道:“请问你又没有见到我的哥哥?路明非愣了诚实的回答道:“我没有见到。”“那怎么般呢?”小“女孩”有些慌了,金豆豆开始忍不住向下掉。路明非也慌了他可不懂怎么安慰小“女孩",他笨拙的替“她”擦掉眼泪安慰道:“别哭了,我帮你一起去找你哥哥。"小“女孩”看着眼前比“她”还有却一直安慰“她”的小男孩,“她”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回道:“好。”路明非牵着“女孩”的小手,和“她”一起寻找起了“她"口中的哥哥。“女孩”看着满头大汗的路明非,那双大大的眼中满是信赖。这一刻“她”多么希望时间能停一停,被人关心的时候心里暖暖的。
有时候一副画面,在你不知道的那一刻便成为了永恒。
——源稚女
当路明非带着小“女孩”找到“她”哥哥时,天空早己从澄澈的蔚蓝变成了火红的绯色。太阳久久不愿从天空离去,与大地做看着最后的道别,周围的一切都披上了夕阳的颜色。一个脏兮兮的小男孩,在抬火看见小“女孩”时眼睛顿时变的亮晶晶的。他急忙跑了过来,眼中担忧、紧张、害怕以急愤怒的情绪都要溢了出来:“你去哪里了,我不是让你在原地等我吗?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你为什么这么不听话呢?”小“女孩”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溢满了泪水,仿佛下一刻将从眼里滑落,“她”怯怯道:“对不起,哥哥我…我只是怕…怕你丢下我一个人,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呜呜…”小男孩抱住“女孩”故作强硬道:“笨蛋我怎么会留下你一个人,我们是兄弟不是吗?”路明非在一旁听的很感动,不过怎么最后听起了有点怪怪的,兄弟?错觉吧,一定是!在这个感人的时刻,黑火又出现了。那冰冷的机械音再次响起:“主人,该回去了。”路明非无奈道:“黑火,你怎么才来,我等你很久了,本来刚才我还打算找你帮忙的,可是这次你来的有点晚了吧。”黑火只是道:“今天的樱花很美,您的父母今天也不会回来,您可以多在外面呆一会。”路明非早就习惯了黑火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他无奈道:“算了,本来也没打算你说点什么。”源稚生这时才发现他们的存在,他警惕道:“你们是谁?”源稚女急忙解释道:“哥哥,是那个人帮我找到你的。”源稚生有些尴尬:“对不起,误会你们了。谢谢你帮助我弟弟,我叫源稚生。”路明非风化了,听到这个名字他整个人都不好了,顿时变成了灰白色。他弱弱的问道:“那个,你叫源稚女吧。”只见那个被他定义为小“女孩”的孩子回答:“是呀。”会心一击,将路明非打击的体无完肤,魂魄都快飘出来了。源稚女担心的问道:“你没事吧?”“我没事…谢谢…呵呵…”路明非一脸灰白,一点也不像没事的样子。源稚女更加担心了。黑火站出来说道:“他没有事,一会就好了。你们是主人的朋友吧,请随我一起来吧。”说完将魂飞天外的路明非牵着向前走去,也许那一句朋反二字,令源稚生与源稚女鬼使神差的跟了上去。
当黑火再次停下来时,那似火的残阳也已落下,满天的繁星眨着眼睛好奇的看着他们。庭院里一颗繁华的樱花树下,有一个石头做成石墩,石墩上有着精致的菜肴,它们散发着独属于食物的香味。源稚生与源稚女小小的咽了咽口水,他们已经一天没吃过饭了。黑火道:“请用餐。”说完,她就退开了。源稚生与源稚女不敢上前,好不容易从灰白恢复过来的路明非好奇的问道:“为什么不去吃饭呢?你们不饿吗?”源稚女第一个走上去,路明非夹起一个丸子放在源稚女的碗里道:“试试,黑火做的东西一般都很好吃的。”源稚女小心翼翼的夹起那个丸子,在上面咬了一小口,鲜美的味道从舌尖并发,让人眼前一亮。路明非笑道:“你看真的很好吃吧!”他看着源稚生将他拉了过来:“别害羞了,你也一起来吃吧!黑火做的饭,其他地方都吃不到的。”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当源稚生和源稚女成为有名的大人物后,明明什么美味的食物都有,却在也没有了现在的美味。当他们三个风转残云一般将黑火做的饭菜吃完,夜更深了。黑火将石桌上的盘子收掉,端来了一盘小巧玲珑的茶点,在沏上一壶中国的龙井,茶的清香四溢开来,白茫茫的雾气从茶中飘散。樱花似是抵挡不住美食的诱惑,从树上慢悠悠地落下。星星从茂盛的樱树的缝隙中洒落,照在路明非的身上,栗色的发渡上了一层银白色,浅棕色的眼睛里倒印了整片星空。路明非对他们说道:“今天很晚了,要不今天就在这里睡下了吧?”源稚女祈求的看着他的哥哥,源稚生看着如同月神一般的路明非,轻轻回答道:“好。”路明非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他们三个一起在草地上看星星,不知什么时候就睡觉了。
当源稚生与源稚女醒过来的时候,他们三个都睡在了同一张床上,虽然不明白他们是如何从草坪上移到床上来的,但是他们的睡姿…有点咳咳…他们俩睡在路明非的两边,然后紧紧地抱住路明非,他们的脸离路明非脸颊不过几厘米,甚至可以看到路明非纤长的睫毛。“蹭”的一下他们的脸就红了,黑火听到响动推开门,走了进来。只看见睡眼朦胧、一脸迷茫的路明非和满脸通红的源稚生与源稚女,黑火道:“请移步,早餐已准备好了。”
这一顿早餐吃的有点压抑,源稚生与源稚女一直不敢看路明非,在那里埋头吃饭,这让路明非有些不知所措。当路明非去厕所时,黑火与他们进行了一场深刻的谈话:“刚才为什么不和主人说话呢?”源稚生与源稚女听到这句话脸又红了,黑火好似没看见他们的变化,自顾自说道:“一直以来由于主人的父母工作的原因,主人没有交到一个朋友,直到昨天吾看到了你们。吾很高兴主人终于交到了朋友,可为什么你们今天却不理主人了呢?主人会很伤心的。”黑火的语气一直很平静,甚至一点波动都没有,但鬼知道他们是怎么听出黑火语气里的伤心的!!!
当路明非出来时,源稚生与源稚女他们都十分热情让路明非十分疑惑,刚刚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黑火为路明非的朋(基)友之路做了一个推进,虽然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推进的事,只是单纯的想让主人有人陪他而也)
路明非7到12岁是在日本渡过的,他与源稚生和源稚女成为了朋友。(这里有黑火一份重大的功劳)12岁后,似是因为父母终于想到让路明非和他们一起满世界跑是不对的,黑火再尽职尽责可儿子还是一个人,这可能对他以后的生活很不好,更何况他到现在还没有觉醒言灵。所以他们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将路明非带回中国,让他过普通人的生活,不接触屠龙这危险的任务。本来路麟城他们打算将路明非寄放在婶婶家,但遭到了路明非与黑火的严重反对,自然这个提议就被取消了。
路明非无聊的走在大街上,黑火则在家里收拾,他惋惜的想着为什么没有一个言灵是用来打扫房间的。“你这个怪物,没有爸爸的怪物!"一道声音将他的注意力所吸引了,那是什么情况!?他向声音的来源地走去,只看到一群小孩围着一个小男孩,一边骂他一边时不时踹他一脚。那个男孩死死地抱着头,他看见那双深墨色的眼里沉重的孤独

”你们在干什么?"一道好听的声音响起,将他们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粟色头发的男孩背着光,那粟色的发上渡上了一层柔和的白光,在那一瞬间楚子航以为自己看见了天使。领头的男孩怒声道:“关你什么事!你以为你自己是个英雄吗?我告诉你,闲事你最好别管!”“别管吗?”路明非气极反笑,除了班主任还没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话“就冲你这句话,这闲事我还就管定了!"
“主人该回去吃午餐了。”黑火机械的声音响起,路明非皱眉道:“等一下。"黑火冰冷的瞳扫视过那群挑衅的小男孩,冷冷道:“是你们自己滚,还是让你们的家长从警局去拎人呢?”
那些小鬼一见大人买了立刻一哄而散,路明非走到男孩跟前关切问道:“那个你没有事吧?”男孩抬起头来,那熟悉的面容令他呆住了。这是?师兄?楚子航摇了摇头:“我没有事。”
路明非依旧在呆愣着,在他的印象中,师兄似乎是无所不能的存在。那个拥有冰冷酷炫外表的杀胚师兄,在孩提时竟然会被欺负?!那个学校里的男神,在小时候居然被人叫作怪物?!看着眼前这个脏兮兮的小男孩,他几乎不敢相信。原来在一开始师兄居然是这个样子的吗?她发现自己从未了解过他的师兄,师兄以前过的怎么样?他喜欢什么?他爱干什么?一切的一切,他好像从未了解过。毕竟在他脑海中的师兄从来都是那么完美的。完美的有些过分。
楚子航抿着唇看着。一直在盯着他的小男孩,他不明白,小男孩怎么了?是不是也很讨厌他?他小心翼翼的退后几步,路明非顿时回过神来:“那个和我们一起走吧。”楚子航直愣愣的看着他,路明非挠了挠脸颊:“我是不是有些太突兀了,你身上的伤需要包扎一下吧,所以能跟我们一起走吗?”路明非向他伸出了手,楚子航楞住了,他小心翼翼地擦干净自己的手,然后拉住了路明非。他在心里对自己说:我抓住了,所以我不会放手了。
时间对于一个永生的种族儿说,永远不值一提。人类对于他们而言就像是绚丽的樱花,稍不注意,就不见了。
但是对于黑火来说这是很艰难的日子,且不说她是怎么弄到路明非的抚养权的,光是在路明非上学的时间,她就很苦恼了。每天都有一大帮子人在窥视我的主人怎么办?龙族不应该跟人类有感情,对于人类来说,也许是相依相爱的一生。但对于龙族来说,那只是一瞬间,但那一瞬间却占了所有生命的永恒。
漆黑的夜空,带着压抑的气氛,四周一片寂静。“嗒、嗒、嗒……”不紧不慢的脚步声由远到近,黄昏的路灯似乎是因为年代太过久远,而一闪一闪的。
微弱的灯光下,依稀可见一个穿着黑色裙装的少女,她缓缓的走在这片区域。突然她抬头望了望天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撑起了手中的黑色雨伞。
“轰隆,轰隆隆……”巨响过后,天空划过一道耀眼的闪电,仿佛是要将整个世界劈开一般。借助闪电的光辉,终于可以短暂地看清地面的一切,黑裙少女的身后尽是一片修罗场!类似蜥蜴一样的怪物,横七竖八地死去。
天空中的暴雨似乎是冲刷在这一切,雨水混着血水流入下水道,在这场倾盆大雨中火光冲天而起,将这可怕的景象彻底销毁。
“叮铃铃~”“轰隆隆~”悦耳的手机铃声与惊人的雷声混在一起,黑火举着伞拿出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你在哪里?”少年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黑火回答:“我只是去散个步,明天一定会带您去卡塞尔学院。”路明非好像明白黑火在做什么,但最终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黑火收起手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随缘更新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