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在为大大们打call

一个有雪的夜晚(开放式结局)

       他坐在长椅上,仿佛是一座雕塑。昏黄的灯光亮着,寂静的街道悄无声息。

       蓦然,天空下起了稀落的小雪,那透明的六棱晶体慢慢飘落。脸上那彻骨的寒凉,是他猛然回过神来,他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却在这安静的雪夜里尤为沉重。

       几只老鸦被这身叹息惊醒,扑棱着翅膀,发出刺耳的叫声,树叶被它们弄的哗哗作响。他有些被吓住了,突然又像是想起什么好笑的事情,大声笑了起来。空旷的街道,只响起他一个人的声音,黑暗与寂寞如潮水一般涌向了他。

        这让他停止了笑声,下意识屏住呼吸。街道再次安静下来,静到仿佛能听见雪落下的声音。路灯“滋滋”了两声,明暗不定了一会,最终使一切陷入了黑暗,这个雪夜仿佛更冷了。

        他裹紧了身上的大衣,仿佛这能使他暖和一些。事实上,他去过更冷的地方,无论是西伯利亚的雪山;还是北极的冰川;他甚至在冰里沉睡过许久。但他从没有像现在一样感觉刺骨的凉意,就好像是风雪钻进了这个皮肤,深入了骨髓,就连心脏都被冰冻。
        雪像突然来时一样,突然停了。浩瀚的星空不再被遮挡,星的光芒照亮了这片黑暗的区域。他怔怔的望着这来自大自然独特美丽的风光,他不是被这份美所吸引的。他见过更漂亮的,在无边无际的草原上照亮整片大地的星空;他见过更壮阔的,极北的极光变化不定的色彩;他见过更精彩的,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上天空是星海洋也是星。

       他只是想起了自己的爱人,那双甜蜜的像融化的焦糖一样的眼睛,那里面所映照出了的星空才是最美丽、最壮阔、最精彩的。那次也是在这样的雪夜中,他们在大厦上看那些星群,即使爱人满口抱怨,却还是口是心非的跟了过来。那晚的星空,仿佛别样的美丽,星近的好是一伸手就能把他抓住。

       他不由自主的微笑,肺里传来强烈的灼烧感,使他暮然醒来。剧烈的咳嗽几声,冰冷的空气先争恐后地涌入他的身体里,这让他更冷了。这里仿佛是被人遗弃的地方,寒冷、寂寞和黑暗,就连星的光芒,也不怎么明亮。

        远处的城市里,万千灯火在明亮的发着光芒。那里面一定是温暖而美好的,他明白。谁会像他一样孤独的一个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

        今天是他与爱人在一起一年的纪念日,上一年也是这样的一天,他向自己的爱人告白。复古和死板简直是他的代名词,与之相反他的爱人是未来与新潮的代表。谁会想到他们俩会相爱呢?即使是最异想天开的人,也不会想象他们会在一起。但与此同时,他们是世界上最契合的存在,犹如磁铁的正负两极紧紧相吸。

        像他爱人这样的存在,简直难以想象会有人不爱他。他的爱人是一个天生的发光体,走到哪里都会深深的吸引别人的视线,这样的人简直是镁光灯的宠儿,万众心中完美的情人。

        可是当初他怎么忍心想自己的爱人下手?手中的盾牌狠狠砸下去的那一刻,他的爱人护住了头,他的爱人认为自己会杀死他!我怎么能!我怎么会!我怎么敢!到底是什么使我变成这样?他看到那双焦糖一样的双眼黯淡下去,他有些不知所措,有些不敢面对,脑海里乱糟糟的一团,于是他选择了逃避。

        他选择了扔下盾牌,扔下自己的爱人,带着好友离开了。在好友与爱人之间,在过去与现在之间,他选择了过去,选择了好友。这是一生中他做的最错误的一个决定,最后悔的一个决定,最无法改变的一个决定。他甚至不敢去想自己的爱人在那栋废弃的大楼里呆了多久?在刺骨的寒风里等了多久?在被爱人的背叛里想了多久?没有人陪着他,只有那块盾牌,那快差点要了他命的盾牌。

        悔恨将他团团包围,不给他一丝喘息的机会。无数次从噩梦中惊醒,都是爱人鲜血淋漓的样子。他从来没有想过带给爱人最大伤害的,不是他们的敌人,而是他自己。

       雪又下起来了,与之前稀稀落落的小雪不同,整个世界都在飘着,这些白色小东西。它们越下越大,以至于将他厚厚盖住,他艰难的动了动身体,想要站起来。可是那些寒冷,好像从里到外,把他一层冻住。他的灵魂想要努力挣脱这幅躯壳的束缚,去寻找他的爱人。

      但是他做不到,他只能是僵硬的坐在长椅上,就连拂去身上的雪也未能做到。远远望去,像是哪个调皮的孩子,在公园的长椅上堆砌了一个雪人。

        不知为何,那张坏掉的路灯重新亮了起来,与之相应的,传来一个声音。一个熟悉的令人落泪的声音。“我们的美国标杆,正义的化身,精神的代表,此刻正像一个滑稽的雪人,孤零零地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像是被人遗弃了一样”来人眨了眨那双焦糖一样的眼睛,语言里带着独特的stak式俏皮话。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