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在为大大们打call

【all非】这和我想的不一样!

路明非睁开了那双比太阳还耀眼的金瞳,照亮了这片荒芜废墟的土地,无尽的孤独如同潮水一般涌了上来,泪水模糊了双眼,威压却依旧在碾着这片土地。一切都结束了,这个世界上在也没有四大龙王的存在,也没有一个名为路明非的衰小孩的存在…自己曾经熟知的一切都变的陌生了起来,就连原来属于人类的存在也被抹去。熟知他的人早已死亡,毕竟“屠龙"的过程有太多意外不是吗?那个孤独的衰小孩在杀死最后一个龙王:天空与风之龙王 时就已经死亡了,而在那个衰小孩死亡后…龙族至高无上的王苏醒了,黑皇从沉眠中醒了过来。
可是现在的自己好后悔,又只剩下孤寂的自已了:“黑火,你说我是不是早该听从你的意见呢?"黑发黑瞳的女孩从虚空中走出,漂亮的她如同一个人偶,没有一丝生机,那双比黑夜还深邃的眼里满是虔诚。她轻启朱唇就连语气中也充斥着对他的信仰:“就算是创世的神祗也有犯错的时候,吾最伟大的主人啊!您不必自责,您剑锋所指之处,皆为吾之所敌。”而路明非早已听贯了黑火对他无尽的包容,他喃喃道:“黑火,我好像后悔了呢,你说现在来的及吗?”黑火抬起眸问道:“后悔了。”她的语气很平静,连一丝起伏也没有。路明非苦笑道:“是啊,就连白王背叛我都没有后悔过,如今却后悔了。”说完这句话后,他们之间的气氛变成了诡异的寂静,最终是黑火先开的口,她的语气一如既往的没有丝毫起伏如同机器:“来的及。”
路明非笑道:“谢谢你,黑火。"黑火抬起眸道:“不需要您的道谢,吾愿为您付出一切,吾只是您的言灵。”说完她向路明非行上了最高的礼节,之后才站直了身体。古老而神秘的音节从四面八方响起,凝结成一个个繁杂而古朴的符文,符文缓缓流转形成了一个巨大法阵。强烈的白光闪过他渐渐失去了意识,只听见模糊中黑火在他耳边说道:“主人好好想想该怎么做,只有这唯一一次重来的机会了,吾可能要沉睡一段时间了。”
黑火的话一如既往的不带一丝丝感情,可路明非却在其中听道了黑火对他的关心。
他缓缓从沉睡中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美丽的少妇,那个女人正用慈爱的眼神看着他。看见他醒了,她笑道:“宝宝,你醒了!看到妈妈开不开心呀!宝宝真可爱呢!”路明非这才想起眼前的少妇正是他的母亲,乔薇尼。路明非想要说些什么,却只能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他愣住了这才发现现在的自己才只是个婴儿。乔薇尼被小路明非萌到了,抱起他对准路明非粉嫩的小脸,送给路明非一个来自妈妈的香吻。路明非哭笑不得,现在他已经不知道是该感谢黑火让他感受到父母的爱,还是该责怪黑火为什么让自己变成了一个婴儿。不过黑火好像因为力量用尽而暂且沉睡了,算了是自己没说回溯到那个时间点的。
然而,此刻理应陷入沉睡的黑火却站在,白王路明泽的身前。白王看着她眼底露出一丝不解,他开口道:“黑火,你为什么要回溯时间,明明我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说着,那双黄金瞳中闪过一丝暴怒的气息。黑火好似没感觉到路明泽话语理里的情绪,她依旧用那机械般的语气回答道:“你只在乎自己的感受,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主人好,可你有没有想过主人的内心是否希望你这么做。不要忘了当年你的背叛,现在乖乖听孤的,否则……”那双一贯没有情绪的双眸里充斥着杀意,黑火可以对任何事容忍,但这件事一但关系到黑皇时,冰冷的机械就会变成恐怖的屠杀者。一如当初,她曾发下的誓言'吾愿用尽一切来效忠您,如果您想成为王者,吾愿用敌人的尸骸当成您王座的地基,用自己的尸骸铸成您王座的顶端。'虽然她明白白王的叛变是迫不得已,但主人是她最重用的一切,她不允许出现一丝差错,若不是当初主人将她封印,又岂会让白王差点在次让主人伤心。白王听道她的语言怒道:“你只不过是他的言灵,你有什么资格管制他的一切!”黑火的眼睛又恢复了没有感情的机械,她的语言不带一丝起伏回道:“孤是没有资格,但你更没有资格说孤,你是主人创造物,孤本不应该提防你。可是你曾背叛过他,孤不得不防备你,无论你有多大的苦衷,背叛就是背叛。”白王的脸色苍白,他无言反驳黑火的话语,她说的都是事实…血淋淋的事实。
而路明非,他们俩此刻话题中的中心人物,正在乔薇尼的怀里熟睡,并不知道路名泽与黑火的对话,更不知道黑火没有沉睡。现在的他只需要好好享受他从未享受的父母的爱,享受自己拥有父母的童年。
眨眼时间已过去了三年,路明非的身体年龄也也了三岁。黑火在几天前醒了过来,然后通过他父母的测试成为了他的保姆。这三年里,他得到了以前从未得到,幻想得到的东西——父母的爱与童年。由于路麟城他们是S级,所以他们的工作比一般人还忙,满世界到处跑。不过无论他们有多忙,任务多危险他们也会留下一个照顾路明非的。不过近几天他们可能接到了一个高危级的任务,俩个人一起出去了,将他交给黑火照顾。黑火很尽职没错,可惜路明非的身体里拥有成年人的灵魂,而且黑火对路明非的命令十分顺从。因此路明非终是在家里呆不住了,于是趁这次路麟城他们出去了,自己也忍不住跑外面去了。
呼吸着来自大草原的新鲜空气,路明非的心里十分欢快,好久没有出来透透气了。路明非在草原上走着,不知不觉之间来到了一片开满了蒲公英的地方。微风吹来那些白色的小精灵便在空中自由地舞蹈,刹那间整个世界都变的如梦似幻。他在这美景中发现了一个正真的天使,金色的发随风飞舞,而那双与天空一样蔚蓝的眼里竟蓄满了晶莹剔透的泪珠。路明非来到他的面前,递给他一张手帕:“别哭了,好吗?”金发的天使看着他,那怕是在哭泣那张精致的脸也是如此绝美,路明非被他看红了脸颊。天使伸出手,从他的手上拿走了手帕,他微微笑道:“谢谢。”路明非的脸更红了,笑起来更好看,他连忙摆了摆手喏喏道:“不…不用谢,那…那个…你笑起了其实很好看。”天使的笑容有渐渐扩大的痕迹,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呢?”路明非腼腆的笑道:“我叫路明非,你呢?”金发的天使正准备回答他,黑火来了。黑色的长发随风舞动,机械的声音轻轻传了过来:“主人,该回去了。”路明非惋惜的看了金色头发的天使一眼,但还是乖乖的走了,当然临走前还告了声别:“再见,希望已后能够在见到你。”殊不知他走后,金发的天使找了他很久,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凯撒·加图索第一次见到路明非的时候很狼狈,那时他正在蒲公英田里哭的一塌糊涂,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了路明非。也许正是那时,一个栗色头发的小男孩递上手帕,他抬起眸子望向他那双浅棕色的瞳里看见自己狼狈不堪的倒影时,而那双眼睛的主人表现出的情绪只有着急、关心的时候,他就中了一种名为路明非的爱情毒药。
自从三岁那年黑火到来,使路麟城他们有了更多的空闲时间后,他们愈发忙碌了,执行任务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几乎是带着黑火和他满世界跑,这次任务的地点竟然是宅男天堂的日本。不过路明非一点也不高兴,在这里他总是会想起不好的回忆。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个对他微笑的火红色长发的女孩,在下一秒变成了一具没有水分的干尸。明明她是那么爱美,死去时却变成了那副模样。每次想到绘梨依那双澄澈的双眸望着他,将他当成了黑暗人生中的唯一一束光,她是那么相信他,那么依赖他,可自己做了什么?他逃避了现实,直到绘梨依死去他才明白,当初那火红色的长发在一开始,就如同冬日的暖阳照进了他的心间。其实一开始不只是绘梨依离不开路明非,路明非亦然,只是绘梨依如同飞蛾扑火一般的感情掩盖住了路明非真正内心的想法。想想绘梨依那双全心全意愿为他付出一切的眼睛,路明非的内心一阵抽疼,孤独又开始涌了上来。“那…那个…”一道清澈的童音打断了他的回忆,孤独如潮水一般涌来又如同潮水一般退去。他抬起头,眼前这个小“女孩”怯怯的望着他小心翼翼的问道:“请问你又没有见到我的哥哥?路明非愣了诚实的回答道:“我没有见到。”“那怎么般呢?”小“女孩”有些慌了,金豆豆开始忍不住向下掉。路明非也慌了他可不懂怎么安慰小“女孩",他笨拙的替“她”擦掉眼泪安慰道:“别哭了,我帮你一起去找你哥哥。"小“女孩”看着眼前比“她”还有却一直安慰“她”的小男孩,“她”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回道:“好。”路明非牵着“女孩”的小手,和“她”一起寻找起了“她"口中的哥哥。“女孩”看着满头大汗的路明非,那双大大的眼中满是信赖。这一刻“她”多么希望时间能停一停,被人关心的时候心里暖暖的。
有时候一副画面,在你不知道的那一刻便成为了永恒。
——源稚女
当路明非带着小“女孩”找到“她”哥哥时,天空早己从澄澈的蔚蓝变成了火红的绯色。太阳久久不愿从天空离去,与大地做看着最后的道别,周围的一切都披上了夕阳的颜色。一个脏兮兮的小男孩,在抬火看见小“女孩”时眼睛顿时变的亮晶晶的。他急忙跑了过来,眼中担忧、紧张、害怕以急愤怒的情绪都要溢了出来:“你去哪里了,我不是让你在原地等我吗?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你为什么这么不听话呢?”小“女孩”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溢满了泪水,仿佛下一刻将从眼里滑落,“她”怯怯道:“对不起,哥哥我…我只是怕…怕你丢下我一个人,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呜呜…”小男孩抱住“女孩”故作强硬道:“笨蛋我怎么会留下你一个人,我们是兄弟不是吗?”路明非在一旁听的很感动,不过怎么最后听起了有点怪怪的,兄弟?错觉吧,一定是!在这个感人的时刻,黑火又出现了。那冰冷的机械音再次响起:“主人,该回去了。”路明非无奈道:“黑火,你怎么才来,我等你很久了,本来刚才我还打算找你帮忙的,可是这次你来的有点晚了吧。”黑火只是道:“今天的樱花很美,您的父母今天也不会回来,您可以多在外面呆一会。”路明非早就习惯了黑火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他无奈道:“算了,本来也没打算你说点什么。”源稚生这时才发现他们的存在,他警惕道:“你们是谁?”源稚女急忙解释道:“哥哥,是那个人帮我找到你的。”源稚生有些尴尬:“对不起,误会你们了。谢谢你帮助我弟弟,我叫源稚生。”路明非风化了,听到这个名字他整个人都不好了,顿时变成了灰白色。他弱弱的问道:“那个,你叫源稚女吧。”只见那个被他定义为小“女孩”的孩子回答:“是呀。”会心一击,将路明非打击的体无完肤,魂魄都快飘出来了。源稚女担心的问道:“你没事吧?”“我没事…谢谢…呵呵…”路明非一脸灰白,一点也不像没事的样子。源稚女更加担心了。黑火站出来说道:“他没有事,一会就好了。你们是主人的朋友吧,请随我一起来吧。”说完将魂飞天外的路明非牵着向前走去,也许那一句朋反二字,令源稚生与源稚女鬼使神差的跟了上去。
当黑火再次停下来时,那似火的残阳也已落下,满天的繁星眨着眼睛好奇的看着他们。庭院里一颗繁华的樱花树下,有一个石头做成石墩,石墩上有着精致的菜肴,它们散发着独属于食物的香味。源稚生与源稚女小小的咽了咽口水,他们已经一天没吃过饭了。黑火道:“请用餐。”说完,她就退开了。源稚生与源稚女不敢上前,好不容易从灰白恢复过来的路明非好奇的问道:“为什么不去吃饭呢?你们不饿吗?”源稚女第一个走上去,路明非夹起一个丸子放在源稚女的碗里道:“试试,黑火做的东西一般都很好吃的。”源稚女小心翼翼的夹起那个丸子,在上面咬了一小口,鲜美的味道从舌尖并发,让人眼前一亮。路明非笑道:“你看真的很好吃吧!”他看着源稚生将他拉了过来:“别害羞了,你也一起来吃吧!黑火做的饭,其他地方都吃不到的。”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当源稚生和源稚女成为有名的大人物后,明明什么美味的食物都有,却在也没有了现在的美味。当他们三个风转残云一般将黑火做的饭菜吃完,夜更深了。黑火将石桌上的盘子收掉,端来了一盘小巧玲珑的茶点,在沏上一壶中国的龙井,茶的清香四溢开来,白茫茫的雾气从茶中飘散。樱花似是抵挡不住美食的诱惑,从树上慢悠悠地落下。星星从茂盛的樱树的缝隙中洒落,照在路明非的身上,栗色的发渡上了一层银白色,浅棕色的眼睛里倒印了整片星空。路明非对他们说道:“今天很晚了,要不今天就在这里睡下了吧?”源稚女祈求的看着他的哥哥,源稚生看着如同月神一般的路明非,轻轻回答道:“好。”路明非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他们三个一起在草地上看星星,不知什么时候就睡觉了。
当源稚生与源稚女醒过来的时候,他们三个都睡在了同一张床上,虽然不明白他们是如何从草坪上移到床上来的,但是他们的睡姿…有点咳咳…他们俩睡在路明非的两边,然后紧紧地抱住路明非,他们的脸离路明非脸颊不过几厘米,甚至可以看到路明非纤长的睫毛。“蹭”的一下他们的脸就红了,黑火听到响动推开门,走了进来。只看见睡眼朦胧、一脸迷茫的路明非和满脸通红的源稚生与源稚女,黑火道:“请移步,早餐已准备好了。”
这一顿早餐吃的有点压抑,源稚生与源稚女一直不敢看路明非,在那里埋头吃饭,这让路明非有些不知所措。当路明非去厕所时,黑火与他们进行了一场深刻的谈话:“刚才为什么不和主人说话呢?”源稚生与源稚女听到这句话脸又红了,黑火好似没看见他们的变化,自顾自说道:“一直以来由于主人的父母工作的原因,主人没有交到一个朋友,直到昨天吾看到了你们。吾很高兴主人终于交到了朋友,可为什么你们今天却不理主人了呢?主人会很伤心的。”黑火的语气一直很平静,甚至一点波动都没有,但鬼知道他们是怎么听出黑火语气里的伤心的!!!
当路明非出来时,源稚生与源稚女他们都十分热情让路明非十分疑惑,刚刚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黑火为路明非的朋(基)友之路做了一个推进,虽然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推进的事,只是单纯的想让主人有人陪他而也)
路明非7到12岁是在日本渡过的,他与源稚生和源稚女成为了朋友。(这里有黑火一份重大的功劳)12岁后,似是因为父母终于想到让路明非和他们一起满世界跑是不对的,黑火再尽职尽责可儿子还是一个人,这可能对他以后的生活很不好,更何况他到现在还没有觉醒言灵。所以他们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将路明非带回中国,让他过普通人的生活,不接触屠龙这危险的任务。本来路麟城他们打算将路明非寄放在婶婶家,但遭到了路明非与黑火的严重反对,自然这个提议就被取消了。
路明非无聊的走在大街上,黑火则在家里收拾,他惋惜的想着为什么没有一个言灵是用来打扫房间的。“你这个怪物,没有爸爸的怪物!"一道声音将他的注意力所吸引了,那是什么情况!?他向声音的来源地走去,只看到一群小孩围着一个小男孩,一边骂他一边时不时踹他一脚。那个男孩死死地抱着头,他看见那双深墨色的眼里沉重的孤独

”你们在干什么?"一道好听的声音响起,将他们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粟色头发的男孩背着光,那粟色的发上渡上了一层柔和的白光,在那一瞬间楚子航以为自己看见了天使。领头的男孩怒声道:“关你什么事!你以为你自己是个英雄吗?我告诉你,闲事你最好别管!”“别管吗?”路明非气极反笑,除了班主任还没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话“就冲你这句话,这闲事我还就管定了!"
“主人该回去吃午餐了。”黑火机械的声音响起,路明非皱眉道:“等一下。"黑火冰冷的瞳扫视过那群挑衅的小男孩,冷冷道:“是你们自己滚,还是让你们的家长从警局去拎人呢?”
那些小鬼一见大人买了立刻一哄而散,路明非走到男孩跟前关切问道:“那个你没有事吧?”男孩抬起头来,那熟悉的面容令他呆住了。这是?师兄?楚子航摇了摇头:“我没有事。”
路明非依旧在呆愣着,在他的印象中,师兄似乎是无所不能的存在。那个拥有冰冷酷炫外表的杀胚师兄,在孩提时竟然会被欺负?!那个学校里的男神,在小时候居然被人叫作怪物?!看着眼前这个脏兮兮的小男孩,他几乎不敢相信。原来在一开始师兄居然是这个样子的吗?她发现自己从未了解过他的师兄,师兄以前过的怎么样?他喜欢什么?他爱干什么?一切的一切,他好像从未了解过。毕竟在他脑海中的师兄从来都是那么完美的。完美的有些过分。
楚子航抿着唇看着。一直在盯着他的小男孩,他不明白,小男孩怎么了?是不是也很讨厌他?他小心翼翼的退后几步,路明非顿时回过神来:“那个和我们一起走吧。”楚子航直愣愣的看着他,路明非挠了挠脸颊:“我是不是有些太突兀了,你身上的伤需要包扎一下吧,所以能跟我们一起走吗?”路明非向他伸出了手,楚子航楞住了,他小心翼翼地擦干净自己的手,然后拉住了路明非。他在心里对自己说:我抓住了,所以我不会放手了。
时间对于一个永生的种族儿说,永远不值一提。人类对于他们而言就像是绚丽的樱花,稍不注意,就不见了。
但是对于黑火来说这是很艰难的日子,且不说她是怎么弄到路明非的抚养权的,光是在路明非上学的时间,她就很苦恼了。每天都有一大帮子人在窥视我的主人怎么办?龙族不应该跟人类有感情,对于人类来说,也许是相依相爱的一生。但对于龙族来说,那只是一瞬间,但那一瞬间却占了所有生命的永恒。
漆黑的夜空,带着压抑的气氛,四周一片寂静。“嗒、嗒、嗒……”不紧不慢的脚步声由远到近,黄昏的路灯似乎是因为年代太过久远,而一闪一闪的。
微弱的灯光下,依稀可见一个穿着黑色裙装的少女,她缓缓的走在这片区域。突然她抬头望了望天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撑起了手中的黑色雨伞。
“轰隆,轰隆隆……”巨响过后,天空划过一道耀眼的闪电,仿佛是要将整个世界劈开一般。借助闪电的光辉,终于可以短暂地看清地面的一切,黑裙少女的身后尽是一片修罗场!类似蜥蜴一样的怪物,横七竖八地死去。
天空中的暴雨似乎是冲刷在这一切,雨水混着血水流入下水道,在这场倾盆大雨中火光冲天而起,将这可怕的景象彻底销毁。
“叮铃铃~”“轰隆隆~”悦耳的手机铃声与惊人的雷声混在一起,黑火举着伞拿出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你在哪里?”少年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黑火回答:“我只是去散个步,明天一定会带您去卡塞尔学院。”路明非好像明白黑火在做什么,但最终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黑火收起手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随缘更新

交党费啦,画的不好,还请见谅

沙雕改图,烛光晚餐之后的基本流程是,月光漫步?



“柒”
“嗯”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嗯////”

沙雕改图,伍六七和柒的烛光晚餐,hhhhh

在今天,半吊子文手终于想起,其实他还是个半吊子画师。字丑见谅

三次托尼拒绝向史蒂芬表白,一次史蒂芬告白成功了


    最开始第一次是在打赢了灭霸的时候,那个看上去禁欲系的法师对他微笑然后温和的说:“看那,我们成功了!”你知道常年不笑的人笑起来有多好看吗?至少那些所谓的量子力学无法形容,大概就是处在西伯利亚里,突然有人带他回到了温暖的地方,好像一切糟糕的东西都会变的好起来。
     他没法儿控制自己不去看着他,他从来不知道自己那个破损的心脏能跳的那样快,就好像它从来没有坏掉过。他恍惚的回了一句:“嗯,我们赢了。”他听见有人或许是另一个更真实的自己对他说:“或许你应该向他表白,我们打赢了灭霸,来吧!这是一场狂欢,无论他是拒绝还是接受。”
     不,不应该是这样。他在心里反驳那句话。我可不想连朋友都不能做。“得了吧,有那个朋友会对他另一个朋友产生上床的感情,干嘛要自欺欺人?”他没有理会那句话,然后邀请所有人来他的大厦来一场狂欢。

     第二次,那是还是在战场上,史蒂芬拯救了因为没电困在战甲里面的他,说真的鬼知道这次的敌人怎么那么疯狂,居然有计划ABCD,把所有人都弄得措手不及。他的盔甲耗尽了所有电源,就连备用电源都用的一干二净。没什么人发现钢铁侠的窘态,都差不多精疲力竭了,自己都快不能管好自己,怎么去关注自己的队友对不对劲呢。史蒂芬发现了,他把他从笨重的盔甲里救了出来,顺便还让他搭了免费的顺风车把他送回来大厦。
     “看吧,你还不向他表白吗?”那个声音又出现了,循循善诱一般“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一切,只有他发现了,这是不是代表,他从一开始就把注意放在你的身上了呢?快去表白吧,你们的心意是一样的。”不,不是这样的他再一次反驳了那个声音,这只是队友之间的互相帮助。然后,他又无所了那个声音。

     第三次,这次他解决了复仇者之间的所有问题,除了暂时不想面对美国队长,这一切就真的是棒极了!没有内战,没有争吵,没有打来打去,真的太棒了!也许他应该一开始就修改这些令人作呕的条例,这样至少就不会闹得这么大吧?他沉默了一会儿,转过身去就看见了奇异博士,这可将他下了一跳:“嘿,你可不能在我的大厦里乱用魔法,奇异博士。你要了解,鉴于我还是一个心脏并不这么好的老年人。”
     “你并不是什么老年人,托尼。还有我想你应该叫我史蒂芬,而不是我的外号,加上,我认为你的心脏并没有那么脆弱,它经常与你战斗在最前线,还记得吗?”史蒂芬那该死的低音炮令他缴械投降,谁能拒绝这个呢?尤其是他压低声音叫你名字的时候,足以让一个暗恋他的钢铁侠放下刚刚筑起的屏障。
    “也许,现在你该向他表白了?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我认为他已经表现得够明显了,你应该考虑考虑这件事,逃避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办法,你懂的。”不,不应该,他回避了那些话,我和他只是队友,叫这种名字只是因为我们一起经历了生死,记得吗?灭霸出现的那次。然后,他像是害怕那个声音会继续问出什么惊世核俗的问题,就不在去想了。

     第四次,史蒂芬在他站在大厦最高层的时候出现了,这一天是圣诞,天空飘着细小的雪花,他出来透透气。刚巧遇见了从魔法圈里走出来的法师,他那一身袍子从来没有变过,他拿着一个紫色的盒子递给了他:“礼物”法师说。
    他又听见那个声音说:“呐呐!现在还不表白吗?我觉得他也喜欢你啊!”不过只是一个圣诞礼物而已,他反驳,队友都会送,就连巴恩斯也会拿李子给我。他准备再举几个例子,来反驳那个声音。
     史蒂芬突然说话了:“托尼,我好像喜欢上了你。”托尼斯塔克愣住了,聪明的头脑此刻经历着风暴,但本能比大脑出色,身体无意识的向他走去,然后来了一个亲吻,回过神来便听自己的声音说去那句:“我爱你,法师。”

     

双视角,美好!柒七我吹爆!文笔不行我的锅!

柒哥视角:
想日阿七吗?看着那张明明和你长得一样的脸,意·乱·情·迷的躺在自己身下,那双黑色的眼睛里满满都是你,你忍不住·操·弄·的更快。那张平日里说着欠扁语言的嘴,此刻正喃呢着你的名字:“柒”他张·开·腿·紧紧地圈·住你,你忍不住与他来了一个温·柔的·吻,然后·顶·的更厉害,他默默的·承·受着你。你们一起攀上高峰,只听耳边轻轻响起一句:“我爱你”

阿七视角
想日柒哥吗?当然想啊!看着那个往日的首席刺客,不在摆着一副冰冷的样子,眼神迷·离·的躺·在自己身下,明明也有感觉,却死死不肯发出任何声音。轻轻的·吻·上去,却如同亲·吻一只未驯服的兽,亲·吻更像是撕·咬,唇·齿·相·交却也是满·口·鲜·血。但察觉到之后,他会轻轻舔·舐着你的伤口。把他干到失神,只听得他用粤语说出那句:“我中意你”这便让你炸成烟花,死而无憾。

反·攻那是不可能的,还是只想想吧!╮( •́ω•̀ )╭

邪神的恶作剧

内战结束了,一切的危机都解除了,也许还会有一些不长眼的反派,但是真正的危险被消灭了,一切好像回到了刚开始的时候。
但真的是这样吗?
像以前一样?还是只是表面一样?
身为钢铁侠原谅了巴基,身为托尼原谅了父亲的好友。复仇者联盟多了几名新的复仇者,一切都在向着好的地方发展,对吧?对吧。每天带着微笑和他们见面打招呼,为他们修复升级武器,帮巴恩斯做新的机械手臂。每天都很好,很好。

只是,每次看见队长,他就忍不住想逃避,跑的远远的。但他只能微笑向他问好,开着他自己也听不懂的玩笑。所有人都认为他很好,这就够了。

他顿了顿,继续手中的工作。

“斯塔克,电影之夜怎么不去看看呢?”轻挑的声音响起,他猛然回过头去,果不其然是那个恶作剧之神。他挑眉反问到:“电影之夜我什么时候去都成,怎么被哥哥丢在阿斯加德不开心,来找哥哥玩,结果发现你的宝贝哥哥和一群瞧不起的地球人在一起,开心的忘记了你,然后来找我看看了吗,小鹿斑比?”

“你会为你这张嘴后悔的,斯塔克。”洛基没有生气,反而说了一些似是而非的话,他感到有些不妙。“嘘,只是一个小小的惩罚,斯塔克。”洛基嘴角的笑意更加明显“只会让你感到耳鸣心慌,或许还附加了一点其它什么,不过没什么关系,你爱的人的拥抱会让你的症状缓解。不过如果想解除的话,除非他也爱你,并亲 吻你。”

看着斯塔克瞪大眼睛,却听不清他说的话,洛基挂上了那假的不能在假的笑:“身为一个英雄,你爱的人会爱你吗?”说完就消失了。斯塔克此刻感觉非常不好,他听不清刚刚洛基说了些什么,耳边乱糟糟的,心里非常慌乱,他的战后综合症好像犯了。就连洛基什么时候消失的,他都不曾注意。

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时候,内战中的时候,队友的分裂死亡与不信任,群众们的言论,政府的压力。他的眼前阵阵发黑,心脏像是被不知名的东西紧紧裹住,紧接着他失去了意识。

小辣椒本来打算提醒托尼去开会,但是一打开电话就是星期五的声音,她的心里“咯噔”一声,立刻就感到不安。她的预感是对的,托尼·斯塔克又出问题了。星期五把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她,小辣椒立刻赶回了大厦。

当托尼再一次醒过来时,他在自己的床上,旁边是满脸焦急的小辣椒。“喔噢~怎么了,你脸上的表情让我觉得我下一秒就要去见上帝了一样。”托尼干巴巴的调笑。“听着斯塔克,这并不好笑。”小辣椒严肃的看着他“所以说TA是谁?”“什么?”这下轮到托尼犯迷糊了“什么TA?”

“我是说,你喜欢的那个TA,到底是谁?”小辣椒为自己的话做了解释,但是托尼依旧是一脸茫然的样子。小辣椒睁大了眼睛:“托尼,你还听得见我在说什么吗?”托尼看见小辣椒着急的说着什么,但是他现在什么也听不见,耳边尽是杂乱的噪音。

托尼立刻认识到这是洛基的恶作剧,他安慰小辣椒:“没事,别慌。把你要说的写下来。我并没有发生其它事,佩玻冷静下来。”听了托尼的话,小辣椒才稍稍镇静下来,深吸一口气。将发生的事写了下来,递给托尼看。

托尼被耳边乱哄哄的声音吵的心神不宁,为了不让小辣椒担心,他装作一切都很好的样子。强忍着头要炸了的感觉,他仔细的看了小辣椒写的事。“喔噢,小鹿崽真是太棒了,这只是一个玩笑,记得吗?人人都爱托尼·斯塔克。”

他故作轻挑的眨了眨眼,好让小辣椒放下心了。果不其然,小辣椒放下心来“希望如此,托尼。你知道的,我们都很关心你,有什么事别一个人担着,好吗?”小辣椒灰蓝色的眼睛里满是担心,他就是怕这些,害怕失去,害怕分离。就是因为自己过的不好,其他人才应该过得更好,他不想让第二个人和他一样。

说是作假也好,虚伪也罢,这就是支撑他在内战期间走下去的欲 望,如果这些都没有了,那他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因为没有人需要他。

以前武器是他的全部,然后他的叔叔背叛了他;他爱小辣椒,但是却让她一次次失望,甚至是受伤;最后是队长,他们曾经是彼此的唯一,他以为一直都是,但是史蒂夫再过去与未来之间选择了过去。已经没有人需要他了,没有人。

“托尼”小辣椒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他回过神来“没关系的,相信我。”他面不改色的撒着慌。“当然,托尼。”小辣椒如释负重的笑了笑“你值得任何人相信。”然后看着托尼满脸迷茫的样子,才想起他现在听不见。她拍了拍他的肩,然后在纸上写上了几句话(托尼试着相信其他人,好吗?我们都爱你,你值得拥有更多人的爱。)

托尼看着笑了笑“当然,我会的,我能处理好一切,记得吗?我可是一个斯塔克。”小辣椒无奈的笑了笑,刚想说着什么她的电话响了。她接起了电话,果然又是公司的事情,她张嘴想对托尼说些什么。托尼对她微笑,然后说“我知道了,是公司的事吧,你去吧。”又是这样,内战之后托尼·斯塔克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以前的那个需要别人担心的托尼不见了,他好像一夜之间变得成熟了,她不知道是好是坏。

最终她只是叹了口气,然后离开,公司里的事太多了。

她走后,托尼立刻捂着耳朵躺下了,耳边的声音像疯了一样,杂乱不堪。被摘除了反应堆的心脏,一搭一搭的抽痛,他不知道该护住哪里。大概等了很久,他才渐渐恢复正常“星期五,扫描一下我,看看可不可以把这个魔法破除了。”

“yes,sir。”托尼恼火的揉了揉太阳穴,洛基真的是抓住了他的死穴,更加令他头疼的是,他还真的不能让他爱的人爱上他。他只能狠狠的咒骂,活该被他哥压,却也毫无办法,魔法向来就与科学不挂钩,就他本人而言,要不是当上了超级英雄,他可能这辈子也不会相信有魔法的存在。

“抱歉,sir。未能找到解决方案,但建议方案两种。A:找到那个您爱并爱您的人,得到一个亲吻,就算那个人并未爱您,您也可以长期找TA,得到一个拥抱……”“方案B是什么?”托尼皱眉打断了星期五“方案B:找到奇异博士,与他联系解决方案。”

“那就实行方案B。”“但是奇异博士踪迹难寻,并不建议……”“就实行方案B了。”托尼再次打断了星期五的话语,星期五毕竟比不上贾维斯的感情线,更多的还是听从主人的命令,只能实行方案B了。

史蒂夫曾经在西伯利亚做了他一生最后悔的事,他伤害了自己最爱的人,在朋友与爱人之间选择了朋友……他扪心自问如果在给他一次选择他会怎么做?继续隐瞒事实吗?肯定是如实告知吧。

托尼向来都是最心软的,他怎么会不知道呢?呐,就是因为太知道了,太过于理所应当,认为托尼会不原谅他,宁愿忽略这个事实,选择了隐瞒。在巴恩斯与托尼之间选择,当时他选择了巴恩斯,他和托尼之间不可能回到以前了吧。

托尼为什么不动用大型武器,为什么即使可以占据上风却被压着打?这不是偶然吧?他等了70年等来了属于自己的爱情,却用了几分钟亲手毁掉了这一切。该怎么办?能怎么办?他应该早就被托尼放弃了吧,他头一次那么恨自己,恨自己的好友,很那群该死的九头蛇。

他亲手把自己的爱人推远,将他们之间的爱意驱散。内战结束了,他和托尼之间的爱情也彻底结束了。每次午夜惊醒,都看见托尼大大的睁着那双蜜糖一般的眼睛,那仿佛有星空的眼里,此刻却只有不可置信,以及深深的绝望,在盾牌落下的一刻彻底变的灰暗。

当内战结束,他想找托尼道歉,但是托尼的态度彻底让他停滞不前。那是怎样的神情,连眼底都是一片荒芜,拒人于千里之外。托尼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可是他是谁,美国队长?不,除此之外他还是史蒂夫·罗杰斯,托尼·斯塔克的男朋友的爱人。

他了解托尼,更甚于自己,就是太了解才会害怕,害怕出错,害怕自己太了解了。当他太了解托尼,就会认为自己了解的是对的,认为自己对他了如指掌,但当一切并不是他了解的那样那该怎么办?推翻此前一切重新定论吗?

索菲亚协议不过只是一根导火线,真正把它点燃的是他对托尼的不信任不了解或者是他太自信了。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也没有重新来过的机会,上帝赐予人类比兽类更悠长的生命,是为了让人类拥有反悔的机会。但是,神万万没想到恰恰是这个恩赐,才会让人感到更加后悔。

他和昔日的爱人,成为了最熟悉的陌生人,他知道托尼喜欢吃什么,有什么小爱好,会做什么可爱的小动作……可是,他们只是互相打个招呼,说些无关痛痒的口水话。还能怎么样呢?被伤过无数次,伤痕累累的小刺猬,除了用坚硬的利刺将自己紧紧包裹,还能怎么样呢?

托尼不会像以前一样对他不设任何防备,他更清楚的认知到这个事实,是他的四倍视力让他看见了,当他靠近的时候托尼会短暂的僵硬,但是随后他会说一些听不懂的俏皮话来掩盖自己。然后,托尼会立刻用一个借口走开,一个令人无法拒绝的理由。

最近的托尼感觉更加奇怪了,因为他会随时随地,任何时间走神。有时候大声朝他叫喊,他也是无动于衷的样子,别人只当他在想事情,但史蒂夫却觉得很不对劲,托尼以前即使是想事情也会“嗯,好的,没问题,可以……”之类的话来回复别人,但是现在他没有。

有时候,史蒂夫朝他搭话,托尼也无动于衷,眼神望着一个莫名的方向,也没有逃开。史蒂夫心“咯噔”一下,立刻明白托尼肯定是经历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例如说:魔法之类的另他无法解决的东西。托尼向来不喜欢把自己出现问题的事,告诉其他人。

以前他会告诉我的。史蒂夫想到这一点,心情低落了很多,但当务之急是弄明白托尼到底怎么了!史蒂夫抱着忐忑不安的心,前去询问了星期五。很显然,他的最高权限还在,星期五毫无保留的说出了事实。史蒂夫的心狂跳起来,简直达到了人类的四倍以上,甚至更多。

他不知道自己是为了托尼有了爱人而恐慌,还是因为托尼还爱着他而欣喜若狂。从深远意义上来说,托尼无法亲 吻而拥抱的只有他,也不排除托尼爱的人不爱他。史蒂夫希望是第一个,第二个令人无法接受,或者说令他无法接受。

最高权限还在,这说明托尼没有忘掉他,是不是说明托尼还在意他?史蒂夫自己的猜想快要把自己的心脏给跳炸了,如果真的是这样是不是说明,他和托尼还有机会,他们还可能在一起,和以前一样。不,甚至比以前更好!史蒂夫突然如此坚信!

托尼很难受,真的很难受,这可比战后综合症难受多了。失明和耳鸣,再加上心慌与恐惧,他只想痛骂一顿。在这种时候,他尽量保持在实验室里,最近发作的时间越来越长,频率越来越高。在没有队友在场的地方,他会砸东西泄愤,即使他听不见看不见,暴怒和和烦躁一直纠缠着他。

当史蒂夫过来的时候,可把这个百岁老人吓坏了,实验室里零件散了一地,托尼宝贵的图纸被踩的脏兮兮的,碎玻璃更是到处都是。托尼坐在这些东西的中间,焦糖色的眼睛失焦的看着前方,手上腿上血淋淋的,但他看上去一点痛觉都没有。

史蒂夫的心脏在抽痛,他缓缓地走向托尼,但是托尼却一无所觉,只是失焦的望向前方。史蒂夫抱着庆幸的心理,抱住了托尼几近虔诚的吻了他。就像是在亲吻天使的羽翼,叶尖的露水,清晨最后的一缕星光。生怕怀中的人,碎掉。

在托尼忍无可忍,准备询问星期五奇异博士的行踪的时候,哪怕听不见心里也好有些安慰。然后,他感觉自己被抱住了:会是谁?他忍不住胡思乱想,是小辣椒,还是罗德或者是……史蒂夫?最后想到的那个答案让他忍不住嗤笑,却又在内心深深的渴望,万一真的是他呢?可他又忍不住在内心自我否定,怎么可能是他。没人能忍受托尼·斯塔克,哪怕是美国队长也不可能,内战不就是这么来的吗?

然后,他被吻了。托尼睁大着那双失焦的眼睛,哪怕看不见,他也能感觉那就是史蒂夫。只有那个老冰棍才会那么小心翼翼的吻他,就像亲吻一件易碎品,为此他曾经不止一次就这就是调戏他,看他白皙的耳根为他染上漂亮的粉红。

只有失去过才懂得互相拥抱是多么温暖的感觉,管它那该死的自尊,什么也比不上美国队长的拥抱和一个吻重要。于是托尼更加用力的回吻,双手回抱住他,现在有什么能比这个吻更重要呢?










彩蛋一:
队友们在内战后很担心托尼和队长的状况,新成员表示不理解。身为老队员的鹰眼语重心长的告诉其他人:“有时候,往往最正常的,才最不正常。”
然后,在经过冰凉的微笑之战后,气氛终于好转了。新队员表示很好奇,最近队长和钢铁侠之间的气氛怪怪的,对此鹰眼表示:“有时候看似不正常的,才恰恰是最正常的。记得带好你们的墨镜,这很重要。”
新队员摸不着头脑,直到经常无意间看见队长和钢铁侠在角落里接吻,无意识秀恩爱后,他们才明白鹰眼的提醒多么重要。

彩蛋二:
“底迪底迪,你刚刚跑到哪里去了?”
“啧,只是无聊出去走走。”
“底迪底迪,为什么不带我一起去?”
今天雷神也依旧被他的兄弟捅肾呢,话说神和人真的不一样吗?捅了那么多次,有没有看见索尔肾虚来着?






@莫寒-盾铁的运梗车 我终于写完了!妈耶,最近一直在学习,我都快炸了!谢谢大大的梗!

冰久了,真的会出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