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在为大大们打call

沙雕改图,烛光晚餐之后的基本流程是,月光漫步?



“柒”
“嗯”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嗯////”

沙雕改图,伍六七和柒的烛光晚餐,hhhhh

在今天,半吊子文手终于想起,其实他还是个半吊子画师。字丑见谅

三次托尼拒绝向史蒂芬表白,一次史蒂芬告白成功了


    最开始第一次是在打赢了灭霸的时候,那个看上去禁欲系的法师对他微笑然后温和的说:“看那,我们成功了!”你知道常年不笑的人笑起来有多好看吗?至少那些所谓的量子力学无法形容,大概就是处在西伯利亚里,突然有人带他回到了温暖的地方,好像一切糟糕的东西都会变的好起来。
     他没法儿控制自己不去看着他,他从来不知道自己那个破损的心脏能跳的那样快,就好像它从来没有坏掉过。他恍惚的回了一句:“嗯,我们赢了。”他听见有人或许是另一个更真实的自己对他说:“或许你应该向他表白,我们打赢了灭霸,来吧!这是一场狂欢,无论他是拒绝还是接受。”
     不,不应该是这样。他在心里反驳那句话。我可不想连朋友都不能做。“得了吧,有那个朋友会对他另一个朋友产生上床的感情,干嘛要自欺欺人?”他没有理会那句话,然后邀请所有人来他的大厦来一场狂欢。

     第二次,那是还是在战场上,史蒂芬拯救了因为没电困在战甲里面的他,说真的鬼知道这次的敌人怎么那么疯狂,居然有计划ABCD,把所有人都弄得措手不及。他的盔甲耗尽了所有电源,就连备用电源都用的一干二净。没什么人发现钢铁侠的窘态,都差不多精疲力竭了,自己都快不能管好自己,怎么去关注自己的队友对不对劲呢。史蒂芬发现了,他把他从笨重的盔甲里救了出来,顺便还让他搭了免费的顺风车把他送回来大厦。
     “看吧,你还不向他表白吗?”那个声音又出现了,循循善诱一般“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一切,只有他发现了,这是不是代表,他从一开始就把注意放在你的身上了呢?快去表白吧,你们的心意是一样的。”不,不是这样的他再一次反驳了那个声音,这只是队友之间的互相帮助。然后,他又无所了那个声音。

     第三次,这次他解决了复仇者之间的所有问题,除了暂时不想面对美国队长,这一切就真的是棒极了!没有内战,没有争吵,没有打来打去,真的太棒了!也许他应该一开始就修改这些令人作呕的条例,这样至少就不会闹得这么大吧?他沉默了一会儿,转过身去就看见了奇异博士,这可将他下了一跳:“嘿,你可不能在我的大厦里乱用魔法,奇异博士。你要了解,鉴于我还是一个心脏并不这么好的老年人。”
     “你并不是什么老年人,托尼。还有我想你应该叫我史蒂芬,而不是我的外号,加上,我认为你的心脏并没有那么脆弱,它经常与你战斗在最前线,还记得吗?”史蒂芬那该死的低音炮令他缴械投降,谁能拒绝这个呢?尤其是他压低声音叫你名字的时候,足以让一个暗恋他的钢铁侠放下刚刚筑起的屏障。
    “也许,现在你该向他表白了?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我认为他已经表现得够明显了,你应该考虑考虑这件事,逃避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办法,你懂的。”不,不应该,他回避了那些话,我和他只是队友,叫这种名字只是因为我们一起经历了生死,记得吗?灭霸出现的那次。然后,他像是害怕那个声音会继续问出什么惊世核俗的问题,就不在去想了。

     第四次,史蒂芬在他站在大厦最高层的时候出现了,这一天是圣诞,天空飘着细小的雪花,他出来透透气。刚巧遇见了从魔法圈里走出来的法师,他那一身袍子从来没有变过,他拿着一个紫色的盒子递给了他:“礼物”法师说。
    他又听见那个声音说:“呐呐!现在还不表白吗?我觉得他也喜欢你啊!”不过只是一个圣诞礼物而已,他反驳,队友都会送,就连巴恩斯也会拿李子给我。他准备再举几个例子,来反驳那个声音。
     史蒂芬突然说话了:“托尼,我好像喜欢上了你。”托尼斯塔克愣住了,聪明的头脑此刻经历着风暴,但本能比大脑出色,身体无意识的向他走去,然后来了一个亲吻,回过神来便听自己的声音说去那句:“我爱你,法师。”

     

双视角,美好!柒七我吹爆!文笔不行我的锅!

柒哥视角:
想日阿七吗?看着那张明明和你长得一样的脸,意·乱·情·迷的躺在自己身下,那双黑色的眼睛里满满都是你,你忍不住·操·弄·的更快。那张平日里说着欠扁语言的嘴,此刻正喃呢着你的名字:“柒”他张·开·腿·紧紧地圈·住你,你忍不住与他来了一个温·柔的·吻,然后·顶·的更厉害,他默默的·承·受着你。你们一起攀上高峰,只听耳边轻轻响起一句:“我爱你”

阿七视角
想日柒哥吗?当然想啊!看着那个往日的首席刺客,不在摆着一副冰冷的样子,眼神迷·离·的躺·在自己身下,明明也有感觉,却死死不肯发出任何声音。轻轻的·吻·上去,却如同亲·吻一只未驯服的兽,亲·吻更像是撕·咬,唇·齿·相·交却也是满·口·鲜·血。但察觉到之后,他会轻轻舔·舐着你的伤口。把他干到失神,只听得他用粤语说出那句:“我中意你”这便让你炸成烟花,死而无憾。

反·攻那是不可能的,还是只想想吧!╮( •́ω•̀ )╭

邪神的恶作剧

内战结束了,一切的危机都解除了,也许还会有一些不长眼的反派,但是真正的危险被消灭了,一切好像回到了刚开始的时候。
但真的是这样吗?
像以前一样?还是只是表面一样?
身为钢铁侠原谅了巴基,身为托尼原谅了父亲的好友。复仇者联盟多了几名新的复仇者,一切都在向着好的地方发展,对吧?对吧。每天带着微笑和他们见面打招呼,为他们修复升级武器,帮巴恩斯做新的机械手臂。每天都很好,很好。

只是,每次看见队长,他就忍不住想逃避,跑的远远的。但他只能微笑向他问好,开着他自己也听不懂的玩笑。所有人都认为他很好,这就够了。

他顿了顿,继续手中的工作。

“斯塔克,电影之夜怎么不去看看呢?”轻挑的声音响起,他猛然回过头去,果不其然是那个恶作剧之神。他挑眉反问到:“电影之夜我什么时候去都成,怎么被哥哥丢在阿斯加德不开心,来找哥哥玩,结果发现你的宝贝哥哥和一群瞧不起的地球人在一起,开心的忘记了你,然后来找我看看了吗,小鹿斑比?”

“你会为你这张嘴后悔的,斯塔克。”洛基没有生气,反而说了一些似是而非的话,他感到有些不妙。“嘘,只是一个小小的惩罚,斯塔克。”洛基嘴角的笑意更加明显“只会让你感到耳鸣心慌,或许还附加了一点其它什么,不过没什么关系,你爱的人的拥抱会让你的症状缓解。不过如果想解除的话,除非他也爱你,并亲 吻你。”

看着斯塔克瞪大眼睛,却听不清他说的话,洛基挂上了那假的不能在假的笑:“身为一个英雄,你爱的人会爱你吗?”说完就消失了。斯塔克此刻感觉非常不好,他听不清刚刚洛基说了些什么,耳边乱糟糟的,心里非常慌乱,他的战后综合症好像犯了。就连洛基什么时候消失的,他都不曾注意。

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时候,内战中的时候,队友的分裂死亡与不信任,群众们的言论,政府的压力。他的眼前阵阵发黑,心脏像是被不知名的东西紧紧裹住,紧接着他失去了意识。

小辣椒本来打算提醒托尼去开会,但是一打开电话就是星期五的声音,她的心里“咯噔”一声,立刻就感到不安。她的预感是对的,托尼·斯塔克又出问题了。星期五把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她,小辣椒立刻赶回了大厦。

当托尼再一次醒过来时,他在自己的床上,旁边是满脸焦急的小辣椒。“喔噢~怎么了,你脸上的表情让我觉得我下一秒就要去见上帝了一样。”托尼干巴巴的调笑。“听着斯塔克,这并不好笑。”小辣椒严肃的看着他“所以说TA是谁?”“什么?”这下轮到托尼犯迷糊了“什么TA?”

“我是说,你喜欢的那个TA,到底是谁?”小辣椒为自己的话做了解释,但是托尼依旧是一脸茫然的样子。小辣椒睁大了眼睛:“托尼,你还听得见我在说什么吗?”托尼看见小辣椒着急的说着什么,但是他现在什么也听不见,耳边尽是杂乱的噪音。

托尼立刻认识到这是洛基的恶作剧,他安慰小辣椒:“没事,别慌。把你要说的写下来。我并没有发生其它事,佩玻冷静下来。”听了托尼的话,小辣椒才稍稍镇静下来,深吸一口气。将发生的事写了下来,递给托尼看。

托尼被耳边乱哄哄的声音吵的心神不宁,为了不让小辣椒担心,他装作一切都很好的样子。强忍着头要炸了的感觉,他仔细的看了小辣椒写的事。“喔噢,小鹿崽真是太棒了,这只是一个玩笑,记得吗?人人都爱托尼·斯塔克。”

他故作轻挑的眨了眨眼,好让小辣椒放下心了。果不其然,小辣椒放下心来“希望如此,托尼。你知道的,我们都很关心你,有什么事别一个人担着,好吗?”小辣椒灰蓝色的眼睛里满是担心,他就是怕这些,害怕失去,害怕分离。就是因为自己过的不好,其他人才应该过得更好,他不想让第二个人和他一样。

说是作假也好,虚伪也罢,这就是支撑他在内战期间走下去的欲 望,如果这些都没有了,那他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因为没有人需要他。

以前武器是他的全部,然后他的叔叔背叛了他;他爱小辣椒,但是却让她一次次失望,甚至是受伤;最后是队长,他们曾经是彼此的唯一,他以为一直都是,但是史蒂夫再过去与未来之间选择了过去。已经没有人需要他了,没有人。

“托尼”小辣椒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他回过神来“没关系的,相信我。”他面不改色的撒着慌。“当然,托尼。”小辣椒如释负重的笑了笑“你值得任何人相信。”然后看着托尼满脸迷茫的样子,才想起他现在听不见。她拍了拍他的肩,然后在纸上写上了几句话(托尼试着相信其他人,好吗?我们都爱你,你值得拥有更多人的爱。)

托尼看着笑了笑“当然,我会的,我能处理好一切,记得吗?我可是一个斯塔克。”小辣椒无奈的笑了笑,刚想说着什么她的电话响了。她接起了电话,果然又是公司的事情,她张嘴想对托尼说些什么。托尼对她微笑,然后说“我知道了,是公司的事吧,你去吧。”又是这样,内战之后托尼·斯塔克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以前的那个需要别人担心的托尼不见了,他好像一夜之间变得成熟了,她不知道是好是坏。

最终她只是叹了口气,然后离开,公司里的事太多了。

她走后,托尼立刻捂着耳朵躺下了,耳边的声音像疯了一样,杂乱不堪。被摘除了反应堆的心脏,一搭一搭的抽痛,他不知道该护住哪里。大概等了很久,他才渐渐恢复正常“星期五,扫描一下我,看看可不可以把这个魔法破除了。”

“yes,sir。”托尼恼火的揉了揉太阳穴,洛基真的是抓住了他的死穴,更加令他头疼的是,他还真的不能让他爱的人爱上他。他只能狠狠的咒骂,活该被他哥压,却也毫无办法,魔法向来就与科学不挂钩,就他本人而言,要不是当上了超级英雄,他可能这辈子也不会相信有魔法的存在。

“抱歉,sir。未能找到解决方案,但建议方案两种。A:找到那个您爱并爱您的人,得到一个亲吻,就算那个人并未爱您,您也可以长期找TA,得到一个拥抱……”“方案B是什么?”托尼皱眉打断了星期五“方案B:找到奇异博士,与他联系解决方案。”

“那就实行方案B。”“但是奇异博士踪迹难寻,并不建议……”“就实行方案B了。”托尼再次打断了星期五的话语,星期五毕竟比不上贾维斯的感情线,更多的还是听从主人的命令,只能实行方案B了。

史蒂夫曾经在西伯利亚做了他一生最后悔的事,他伤害了自己最爱的人,在朋友与爱人之间选择了朋友……他扪心自问如果在给他一次选择他会怎么做?继续隐瞒事实吗?肯定是如实告知吧。

托尼向来都是最心软的,他怎么会不知道呢?呐,就是因为太知道了,太过于理所应当,认为托尼会不原谅他,宁愿忽略这个事实,选择了隐瞒。在巴恩斯与托尼之间选择,当时他选择了巴恩斯,他和托尼之间不可能回到以前了吧。

托尼为什么不动用大型武器,为什么即使可以占据上风却被压着打?这不是偶然吧?他等了70年等来了属于自己的爱情,却用了几分钟亲手毁掉了这一切。该怎么办?能怎么办?他应该早就被托尼放弃了吧,他头一次那么恨自己,恨自己的好友,很那群该死的九头蛇。

他亲手把自己的爱人推远,将他们之间的爱意驱散。内战结束了,他和托尼之间的爱情也彻底结束了。每次午夜惊醒,都看见托尼大大的睁着那双蜜糖一般的眼睛,那仿佛有星空的眼里,此刻却只有不可置信,以及深深的绝望,在盾牌落下的一刻彻底变的灰暗。

当内战结束,他想找托尼道歉,但是托尼的态度彻底让他停滞不前。那是怎样的神情,连眼底都是一片荒芜,拒人于千里之外。托尼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可是他是谁,美国队长?不,除此之外他还是史蒂夫·罗杰斯,托尼·斯塔克的男朋友的爱人。

他了解托尼,更甚于自己,就是太了解才会害怕,害怕出错,害怕自己太了解了。当他太了解托尼,就会认为自己了解的是对的,认为自己对他了如指掌,但当一切并不是他了解的那样那该怎么办?推翻此前一切重新定论吗?

索菲亚协议不过只是一根导火线,真正把它点燃的是他对托尼的不信任不了解或者是他太自信了。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也没有重新来过的机会,上帝赐予人类比兽类更悠长的生命,是为了让人类拥有反悔的机会。但是,神万万没想到恰恰是这个恩赐,才会让人感到更加后悔。

他和昔日的爱人,成为了最熟悉的陌生人,他知道托尼喜欢吃什么,有什么小爱好,会做什么可爱的小动作……可是,他们只是互相打个招呼,说些无关痛痒的口水话。还能怎么样呢?被伤过无数次,伤痕累累的小刺猬,除了用坚硬的利刺将自己紧紧包裹,还能怎么样呢?

托尼不会像以前一样对他不设任何防备,他更清楚的认知到这个事实,是他的四倍视力让他看见了,当他靠近的时候托尼会短暂的僵硬,但是随后他会说一些听不懂的俏皮话来掩盖自己。然后,托尼会立刻用一个借口走开,一个令人无法拒绝的理由。

最近的托尼感觉更加奇怪了,因为他会随时随地,任何时间走神。有时候大声朝他叫喊,他也是无动于衷的样子,别人只当他在想事情,但史蒂夫却觉得很不对劲,托尼以前即使是想事情也会“嗯,好的,没问题,可以……”之类的话来回复别人,但是现在他没有。

有时候,史蒂夫朝他搭话,托尼也无动于衷,眼神望着一个莫名的方向,也没有逃开。史蒂夫心“咯噔”一下,立刻明白托尼肯定是经历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例如说:魔法之类的另他无法解决的东西。托尼向来不喜欢把自己出现问题的事,告诉其他人。

以前他会告诉我的。史蒂夫想到这一点,心情低落了很多,但当务之急是弄明白托尼到底怎么了!史蒂夫抱着忐忑不安的心,前去询问了星期五。很显然,他的最高权限还在,星期五毫无保留的说出了事实。史蒂夫的心狂跳起来,简直达到了人类的四倍以上,甚至更多。

他不知道自己是为了托尼有了爱人而恐慌,还是因为托尼还爱着他而欣喜若狂。从深远意义上来说,托尼无法亲 吻而拥抱的只有他,也不排除托尼爱的人不爱他。史蒂夫希望是第一个,第二个令人无法接受,或者说令他无法接受。

最高权限还在,这说明托尼没有忘掉他,是不是说明托尼还在意他?史蒂夫自己的猜想快要把自己的心脏给跳炸了,如果真的是这样是不是说明,他和托尼还有机会,他们还可能在一起,和以前一样。不,甚至比以前更好!史蒂夫突然如此坚信!

托尼很难受,真的很难受,这可比战后综合症难受多了。失明和耳鸣,再加上心慌与恐惧,他只想痛骂一顿。在这种时候,他尽量保持在实验室里,最近发作的时间越来越长,频率越来越高。在没有队友在场的地方,他会砸东西泄愤,即使他听不见看不见,暴怒和和烦躁一直纠缠着他。

当史蒂夫过来的时候,可把这个百岁老人吓坏了,实验室里零件散了一地,托尼宝贵的图纸被踩的脏兮兮的,碎玻璃更是到处都是。托尼坐在这些东西的中间,焦糖色的眼睛失焦的看着前方,手上腿上血淋淋的,但他看上去一点痛觉都没有。

史蒂夫的心脏在抽痛,他缓缓地走向托尼,但是托尼却一无所觉,只是失焦的望向前方。史蒂夫抱着庆幸的心理,抱住了托尼几近虔诚的吻了他。就像是在亲吻天使的羽翼,叶尖的露水,清晨最后的一缕星光。生怕怀中的人,碎掉。

在托尼忍无可忍,准备询问星期五奇异博士的行踪的时候,哪怕听不见心里也好有些安慰。然后,他感觉自己被抱住了:会是谁?他忍不住胡思乱想,是小辣椒,还是罗德或者是……史蒂夫?最后想到的那个答案让他忍不住嗤笑,却又在内心深深的渴望,万一真的是他呢?可他又忍不住在内心自我否定,怎么可能是他。没人能忍受托尼·斯塔克,哪怕是美国队长也不可能,内战不就是这么来的吗?

然后,他被吻了。托尼睁大着那双失焦的眼睛,哪怕看不见,他也能感觉那就是史蒂夫。只有那个老冰棍才会那么小心翼翼的吻他,就像亲吻一件易碎品,为此他曾经不止一次就这就是调戏他,看他白皙的耳根为他染上漂亮的粉红。

只有失去过才懂得互相拥抱是多么温暖的感觉,管它那该死的自尊,什么也比不上美国队长的拥抱和一个吻重要。于是托尼更加用力的回吻,双手回抱住他,现在有什么能比这个吻更重要呢?










彩蛋一:
队友们在内战后很担心托尼和队长的状况,新成员表示不理解。身为老队员的鹰眼语重心长的告诉其他人:“有时候,往往最正常的,才最不正常。”
然后,在经过冰凉的微笑之战后,气氛终于好转了。新队员表示很好奇,最近队长和钢铁侠之间的气氛怪怪的,对此鹰眼表示:“有时候看似不正常的,才恰恰是最正常的。记得带好你们的墨镜,这很重要。”
新队员摸不着头脑,直到经常无意间看见队长和钢铁侠在角落里接吻,无意识秀恩爱后,他们才明白鹰眼的提醒多么重要。

彩蛋二:
“底迪底迪,你刚刚跑到哪里去了?”
“啧,只是无聊出去走走。”
“底迪底迪,为什么不带我一起去?”
今天雷神也依旧被他的兄弟捅肾呢,话说神和人真的不一样吗?捅了那么多次,有没有看见索尔肾虚来着?






@莫寒-盾铁的运梗车 我终于写完了!妈耶,最近一直在学习,我都快炸了!谢谢大大的梗!

冰久了,真的会出问题的

一个有雪的夜晚(开放式结局)

       他坐在长椅上,仿佛是一座雕塑。昏黄的灯光亮着,寂静的街道悄无声息。

       蓦然,天空下起了稀落的小雪,那透明的六棱晶体慢慢飘落。脸上那彻骨的寒凉,是他猛然回过神来,他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却在这安静的雪夜里尤为沉重。

       几只老鸦被这身叹息惊醒,扑棱着翅膀,发出刺耳的叫声,树叶被它们弄的哗哗作响。他有些被吓住了,突然又像是想起什么好笑的事情,大声笑了起来。空旷的街道,只响起他一个人的声音,黑暗与寂寞如潮水一般涌向了他。

        这让他停止了笑声,下意识屏住呼吸。街道再次安静下来,静到仿佛能听见雪落下的声音。路灯“滋滋”了两声,明暗不定了一会,最终使一切陷入了黑暗,这个雪夜仿佛更冷了。

        他裹紧了身上的大衣,仿佛这能使他暖和一些。事实上,他去过更冷的地方,无论是西伯利亚的雪山;还是北极的冰川;他甚至在冰里沉睡过许久。但他从没有像现在一样感觉刺骨的凉意,就好像是风雪钻进了这个皮肤,深入了骨髓,就连心脏都被冰冻。
        雪像突然来时一样,突然停了。浩瀚的星空不再被遮挡,星的光芒照亮了这片黑暗的区域。他怔怔的望着这来自大自然独特美丽的风光,他不是被这份美所吸引的。他见过更漂亮的,在无边无际的草原上照亮整片大地的星空;他见过更壮阔的,极北的极光变化不定的色彩;他见过更精彩的,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上天空是星海洋也是星。

       他只是想起了自己的爱人,那双甜蜜的像融化的焦糖一样的眼睛,那里面所映照出了的星空才是最美丽、最壮阔、最精彩的。那次也是在这样的雪夜中,他们在大厦上看那些星群,即使爱人满口抱怨,却还是口是心非的跟了过来。那晚的星空,仿佛别样的美丽,星近的好是一伸手就能把他抓住。

       他不由自主的微笑,肺里传来强烈的灼烧感,使他暮然醒来。剧烈的咳嗽几声,冰冷的空气先争恐后地涌入他的身体里,这让他更冷了。这里仿佛是被人遗弃的地方,寒冷、寂寞和黑暗,就连星的光芒,也不怎么明亮。

        远处的城市里,万千灯火在明亮的发着光芒。那里面一定是温暖而美好的,他明白。谁会像他一样孤独的一个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

        今天是他与爱人在一起一年的纪念日,上一年也是这样的一天,他向自己的爱人告白。复古和死板简直是他的代名词,与之相反他的爱人是未来与新潮的代表。谁会想到他们俩会相爱呢?即使是最异想天开的人,也不会想象他们会在一起。但与此同时,他们是世界上最契合的存在,犹如磁铁的正负两极紧紧相吸。

        像他爱人这样的存在,简直难以想象会有人不爱他。他的爱人是一个天生的发光体,走到哪里都会深深的吸引别人的视线,这样的人简直是镁光灯的宠儿,万众心中完美的情人。

        可是当初他怎么忍心想自己的爱人下手?手中的盾牌狠狠砸下去的那一刻,他的爱人护住了头,他的爱人认为自己会杀死他!我怎么能!我怎么会!我怎么敢!到底是什么使我变成这样?他看到那双焦糖一样的双眼黯淡下去,他有些不知所措,有些不敢面对,脑海里乱糟糟的一团,于是他选择了逃避。

        他选择了扔下盾牌,扔下自己的爱人,带着好友离开了。在好友与爱人之间,在过去与现在之间,他选择了过去,选择了好友。这是一生中他做的最错误的一个决定,最后悔的一个决定,最无法改变的一个决定。他甚至不敢去想自己的爱人在那栋废弃的大楼里呆了多久?在刺骨的寒风里等了多久?在被爱人的背叛里想了多久?没有人陪着他,只有那块盾牌,那快差点要了他命的盾牌。

        悔恨将他团团包围,不给他一丝喘息的机会。无数次从噩梦中惊醒,都是爱人鲜血淋漓的样子。他从来没有想过带给爱人最大伤害的,不是他们的敌人,而是他自己。

       雪又下起来了,与之前稀稀落落的小雪不同,整个世界都在飘着,这些白色小东西。它们越下越大,以至于将他厚厚盖住,他艰难的动了动身体,想要站起来。可是那些寒冷,好像从里到外,把他一层冻住。他的灵魂想要努力挣脱这幅躯壳的束缚,去寻找他的爱人。

      但是他做不到,他只能是僵硬的坐在长椅上,就连拂去身上的雪也未能做到。远远望去,像是哪个调皮的孩子,在公园的长椅上堆砌了一个雪人。

        不知为何,那张坏掉的路灯重新亮了起来,与之相应的,传来一个声音。一个熟悉的令人落泪的声音。“我们的美国标杆,正义的化身,精神的代表,此刻正像一个滑稽的雪人,孤零零地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像是被人遗弃了一样”来人眨了眨那双焦糖一样的眼睛,语言里带着独特的stak式俏皮话。